归真无极第四章老者复生

2019-12-09  来源:呼伦贝尔小说阅读网

4
【导读】归真无极 第四章 老者复生邢河艰难的把老人背回了家,他没从正门进,而从后门进去,他先把老人放下,走到门口对两个守门的説“那里有什么东西

归真无极 第四章 老者复生

邢河艰难的把老人背回了家,他没从正门进,而从后门进去,他先把老人放下,走到门口对两个守门的説“那里有什么东西你们过去看下。”“是,少爷!”两人不情愿的走了,他们心里对这少爷很不服气,“不就是投胎投的好diǎn吗?”两人边走边説。邢河听在耳里,却没放在心上。他赶快趁机把老人背到平时他常待的xiǎo木屋,那是他犯错后,父母经常把他关起来的地方。邢河来到xiǎo木屋,将老人xiǎo心翼翼的放在木板上,便轻悄悄的离开了。他也很放心,这地方除了他没人会来。

回到房间,邢河便看到红姨在厨房里忙活,他又看到在角落里打瞌睡的红叔,邢河悄悄的走过去。“红叔,你下巴掉了。”邢河边叫边用力的向红叔的肩膀拍去。“什么,谁下巴掉了,在哪儿呢?”红叔被惊醒,手脚慌乱,差diǎn跌了一跤。“呵呵呵呵!”厨房里传来了红姨清脆的笑声。“xiǎo

少爷啊!,你有什么事吗?”红叔疼爱的看着邢河。“红叔你知道泪湖吗?”“泪湖?少爷这地方你可不要去。我听到你父亲讲过泪湖水是一位皇的眼泪,他能使万物凋零吸收一切力量。甚至人体内的灵力都有可能被吸走,越强大的存在被吸走的就越多。”邢河唏嘘了一口气,“难怪我什么事都没有。那老人灵力会不会被吸干了吧?”“那有什么办法恢复吗?”邢河想救老人。“方法只有一个,采摘凝泪花,就是湖低凝泪草的花

。这草很神奇,生长在湖底,能从湖水中吸收灵力,且叶片上隐隐有着xiǎo女孩的哭脸,闪烁着泪光,我们邢家只有一棵,那是上任家主冒死摘回来的!”“冒死?”“嗯,回来时上任家主便没有丝毫灵力。过几天就死了。”邢河回想还真可怕。热心的红姨马上把饭菜端上来,三人开始大吃。晚上,邢河一人独自走出房间,房门打开的声音弄醒了十分警惕的红姨,红姨看到一道身影,便跟了出去。

夜深了,邢家只有几个守夜人的脚步声,一阵风吹过,几棵老树发出“簌簌”的声音,惊醒了几只鸟雀,他们扇动翅膀落到另一棵树上。黑夜就又变的宁静了。邢河来到xiǎo木屋,便看到月光下老人模糊的脸庞隐隐闪烁着亮光,接着亮光遍布全身,可老人还是未醒

归真无极第四章老者复生

,邢河想刚想冲过去叫醒老人,可他刚动一步,那老人便浮到空中,此时仙光弥漫,十分绚烂,另邢河眼花缭乱,怔怔的盯着。老人慢慢地浮到了半空中,月光恰好照着老人,似乎月光在为老人疗伤,老人的脸一会儿黄光闪烁,一会儿红光遍布,十分奇异。躲在门后的红姨也被惊吓到了,“少爷哪弄来的人啊!能以月光疗伤,主人都不可以啊!这肯定是远超艳阳境的高手,万物境,还是已成圣了!”红姨也惊到了,他可从来没见过这等异象。随即她更加害怕了,这么厉害的人是谁把他打伤的,而且还伤的这么严重。我们这一带可没谁这么厉害。几乎是同时,月光变成了一缕缕有形的白线,一丝丝的将老人缠绕起来。“月光化形,作茧成蝶。看来这老人非凡啊!”红姨连连吃惊,“少爷怎么会遇到这个人。”天空中北斗七星显现出来,绽放无量银光,光芒似乎受到指引一般,涌向那老人,渐渐的那蛹已成形,表面涌动着血红色的光芒,忽明忽暗,让人心悸。邢河在一旁又傻了,呆呆的看着。

擎天大陆,两个虚影浮现出来,“北斗七星现,无量仙光转,月光化形!这异象好久没出现了,当年我身负重伤,万魔图受损,皇器竟然自主吸引天地灵气,为我疗伤,也在修复自己的本源。”一浑身鬼气缭绕的人説。“是啊!皇器可是有灵的,看来有一件皇器被伤了本源。”“我们打破异象吧!这皇器是人族的。”“嗯,人族底蕴深厚,能削减一diǎn是一diǎn”説完两人手掌在空中结印,双手飞快的转换,空中叠影重重,分不清真假。而空中很快形成一黑色的大手掌,两人同时一挥,黑手掌便向天空拍去。

顿时银白色的光芒像被一块黑布笼罩,北斗七星也暗淡了下去,只有月光还如水般宁静。邢河也发现了空中的变化,他隐约的感到事情不好了。忽然,白茧发出“咔嚓”的声音,一道裂痕出现在茧上,紧跟着出现了如蛛般的密纹,白茧炸开了,露出一老人,胡须飘飘,道骨仙风,却十分衰老,脸上没有一丝血色。浮在半空中,渐渐的落下来。邢河立马走上前去,“爷爷,你醒醒,你醒醒啊!”只见老人背后出现了一道血光,眨眼间就消失了。而此时老人也慢慢的睁开了眼,露出一丝慈祥的目光投向邢河,发生的所有事情他都知道,只不过伤得太重,他不能行动。“爷爷,你醒了!太好了,这是我家,你可以住这里,虽然简陋但没有办法,被别人知道的话我就惨了!”一旁红姨看着这一幕,呆在那里一动也不动。“门后是谁,出来吧。”老人看着邢河説了一句。红姨顿时一个踉跄,跌落下来。“红姨,你怎么在这!”邢河惊奇的问。“我,我看到少爷半夜出来,不放心,便跟着来了!”红姨懦懦的説。“你是黑势的人吗?”老人眼睛狠狠的盯住红姨,似乎想要把她看穿。红姨顿时感到一股压力压向自的神魂,自己的灵魂似乎被别人控制了。“哦,冒犯了,你不是黑势的。”红姨顿时整个人轻松了好多。刚才老人用了渗魂术查看红姨的记忆,知道是好人。“记住,今天的事,你不可以告诉任何人。否则,你知道后果的。”老人真怕黑势的人找过来,他用血河剑飞遁了一天,血河剑的本元都损坏了,剑身被那黑势的两件皇器破坏了,血河剑自己复苏,带着他逃跑,带着他掉入了泪湖。